在中国重卡行业每年百万辆的版图上,自2018年始,多了一个“奇妙”的存在——三一重卡。

“奇”在于三一重卡一上市,就可以用低于市场5万-8万元的价格,买到一台三大件同样为潍柴发动机+法士特变速箱+汉德车桥的整车。

“妙”则是,许多行业人士反复推敲、依然不解的是,在重卡行业成本透明化的今日,采用适配广泛的重卡“黄金动力总成”的三一重卡是如何做到“同质低价”的呢?

对于“低价”,从诸多见诸报端的言辞中,可以将三一重卡的“秘诀”归结为:“独有的互联网销售模式,减少了赚取差价的经销商环节”,并不止一次的提到:“三一重卡为了降低成本,在供应商方面大都是独家合作,前提是供应商要给到最低价,且生产环节采用自动化生产,人工成本低。”

也就是说,通过省去经销商环节、降低供应链成本、生产自动化这三道核心步骤,三一重卡将同等产品售价拉低了10-20%。那么让笔者疑惑的是:满打满算三一重卡年销量1.5万台的规模,能让供应商作出多大程度的让步?

此外,众所周知的是,发动机是整车最大的利润点,而据公开消息,三一重卡在和潍柴做采购价格谈判时,底气不足。那么,笔者觉得三一重卡这个10-20%的差价空间到底从哪里来,还真是一个需要智慧破解的迷局?

至于如何做到重卡主流品牌“同质”?关于三一重卡的文章不约而同地指出:三一重卡品质有保障,是得益于与潍柴、康明斯等的体系合作,确保了动力提升。

中国重卡行业素来有“得发动机者得天下”的说法,重卡前五无不完成了垂直配套资源的体系建设。三一重卡亦厉兵秣马,筹谋通过与道依茨的合作来达成晋级“前五”的目标。2019年9月28日,三一智联重卡项目开工暨道依茨发动机项目签约动员开工活动举行,规划年产能60万台,并计划于2022年实现量产。

但是,造车不等于造发动机。造发动机也绝非儿戏。前有华菱造汉马动力,深陷资金链窘境,6年伏枥方得累计销售5万台的战绩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如果从设计开始到量产,一般轿车在欧美是3~5年,日本是3~4年,国内独立研发是5~15年。重卡显然比轿车的技术难度更大、零部件更多。而三一重卡自立项到上市仅381天,而且上市以来,已经迭代10次。

自2019年来,三一重卡的质量问题不绝于耳,除了某媒体人士爆出的涉及保险杠、转向机副支架、刹车总泵等部件的设计缺陷,卧铺设计违规等,发动机也爆出了渗水漏水的问题。

潍柴主打10升/12升产品在重卡市场保有量超过200万台,无愧于重卡用户心中认可度最高的“黄金动力”。但,这样一款既叫好又叫座的传奇动力,一到了三一重卡身上就屡屡爆出问题,难道没有人去深究,到底是发动机质量问题,还是整车装配工艺问题?

“得发动机者得天下”此言不虚,但汽车厂家的装配工艺同样不容忽视。如何把经检验合格的数以百计、或数以千计的各种零部件、按一定的技术要求组装成整车,这一工艺过程需要的不仅是设备、know-how,还有无数次经失败验证过的经验。敢问一句,从立项到上市仅381天的三一重卡,又在装配工艺上积累了哪些心得呢?

现如今,三一重卡又要搭载福康发动机,这么一来,“物美价廉”的三一重卡仅仅靠着发动机,便成功“蹭了”主流重卡们的“流量”。

所以,三一重卡让很多重卡企业如坐针毡的,可能不只是价格战,而是把那些主流品牌辛苦数十年打造的口碑拉到同一阵线。毕竟,大部分用户认的是发动机,并不懂得整车装配工艺高低对质量影响的云泥之别。

三一重卡,搅局者还是乱局者,笔者无法妄下判断,但是从引入福康、又落力与道依茨合造发动机时,隐忧的伏笔已然埋下。

一方面,从康明斯向三一重卡伸出橄榄枝,足可窥见其中国战略之混乱。众所周知,康明斯素来以“高端”“进口机”闻名于重卡业界,而且在华与多家整车厂共建发动机厂。在这种情况下,康明斯应该竭尽心力与合作伙伴,共同发掘卖点、做大做强合资产品,继续深耕维系卡友心中高效、可靠、智能的品牌形象。

但是,康明斯转而一心谋求通过扩大外配,来占据更大份额,不知其合资企业的中方作何感。试想,整车厂为什么要自建发动机资源?不就是为了形成核心竞争力。康明斯的“多情之举”可能会让整车厂数十亿的投资打了水漂。

谋求外配若在情理之中,定位“高端”的康明斯应该乘势而上,全力塑造“全球顶级动力”的品牌形象,但此时它却自降身价,转战低端重卡市场,先后“委身”三一、大运等一些主要靠价格来抢市场的低配重卡,而康明斯本身在低端市场的产品布局和服务能力,都存有明显短板,如此一来不啻于自砸招牌。

数据显示,康明斯近年来在华发动机总出货量——2017年51万台,2018近50万台,2019年54万台,康明斯在华销售数据呈现低增长态势,急于扩大市场份额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是良禽择木而栖,康明斯选择切入低端重卡市场,恐怕此举不仅不能起到扩大份额的作用,反而不利于其在中国的长期发展,逐步影响合作企业信心,未来将更难找到真正有价值的战略合作伙伴。三一重卡把“宝”压在康明斯身上,并不乐观。

更堪忧的是,三一重卡将未来跻身行业前三的“底牌”放在了道依茨身上。如果说在千禧年之际,道依茨还是车机市场叫得出名字的品牌;那么时至今日,道依茨在中国重卡市场的“没落”有目共睹。

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。越是隐忧重重,越应该对于未来的战略布局做出审时度势的冷静判断。只要踏实造车、用心造车,相信三一重卡一定能和三一重工一样,成长为民族品牌的全球代表。

原文作者:鬼斗车